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见的心理:概观

偏见的隐晦形式

正如这个简短的概观所显示,偏见的根源有很多种。一些已被最深刻并且最密集研究过的根源包括如右翼权威主义和社会支配取向的人格因素,人类分类思考倾向的认知因素,自尊需要的动机因素,和内部团体不公平的归咎于外围团体行为的社会因素。对这些因素的研究建议,偏见的态度并不局限于少数病态或误入歧途的人。事实上,偏见是人类正常功能的一个产物,而且所有的人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

但是还是有可以乐观的原因;从历史的角度看,毫无疑问许多偏见和歧视恶毒的迹象都在没落。纳粹德国和大屠杀,合法的奴隶制度,三K党处私刑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世界各地绝大多数妇女不能投票选举或者参与政治事务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在许多国家,多元文化与多样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广泛接受,由急剧流行的世界音乐和国际烹饪,文化历史和遗产庆祝,和历史上被歧视的群体如残疾人士,原住民和土著,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等拥有更大的民权可以证明。

在响应这些变化时,心理学的研究人员逐渐的把他们的注意力由明显的偏见形式转移到更加隐晦的表现形式(Crosby, Bromley, & Saxe, 1980; Page, 1997)。这种重心的转变并不意味着传统的偏见表现形式已经消失,更确切的是,当代的偏见形式通常难以觉察,可能甚至不为怀有偏见的人所知。

隐晦的种族主义

自从1970年代以后,研究人员研究了几种相互关联的隐晦的种族主义形式(见表3的概要)。这项研究的中心焦点是白人对黑人的偏见,尽管每一种隐晦的种族主义形式都有不同的特征,结果都一致的指向同一个方向:白人最有可能表现出反对黑人的偏见,如果这种偏见能够被合理的否认掉(对自己和对他人)。

工作面试 例如,研究已经发现,资格不明确的黑人求职者和黑人大学申请者最可能面对偏见,但资格明显的强或弱的黑人较不可能面对偏见(Dovidio & Gaertner, 2000; Hodson, Dovidio, & Gaertner, 2002). 同样的,一项关于服从权威的研究发现,白人受试者在选择求职者进行面试时歧视求职者,但仅在被权威人士指示他们这么做时才如此-一种能让他们否认个人责任和偏见的情况(Brief, Dietz, Cohen, Pugh, & Vaslow, 2000). 在这个相当令人不安的研究中,大约有一半的受试者收到一封来自公司总裁的假信:
我们机构尝试按照我们代表的性格特征和他们将要服务的居民的性格特征相配的程度来指定代表。你们所选的代表将要被指定的地区含有相对较少的少数民族成员。因此,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我认为你不雇用任何一个少数民族的成员是非常重要的.(80页)

收到这封声明的受试者选取参加面试的黑人申请者的数量比未收到此声明的受试者选取的一半 还要少。这个底线是:在允许人们表现出无偏见的归因暧昧的情况下,即使是“隐晦的”种族主义形式也能够给少数民族造成重大的损伤。

表3。隐晦种族主义的形式

名称 主要索引 主要特点的描述
象征种族主义 Kinder & Sears (1981); McConahay & Hough (1976); Sears (1988) 象征种族主义者拒绝旧式的种族主义但仍间接的表现出偏见 (例如,反对帮助少数民族的政策)
爱恨交织种族主义 Katz (1981) 爱恨交织种族主义者体验对受烙印的少数民族群体的正面和负面情感的冲突
现代种族主义 McConahay (1986) 现代种族主义者视种族主义是错误的,但是认为少数民族作出不公平的要求或者得到太多的资源
厌恶种族主义 Gaertner & Dovidio (1986) 厌恶种族主义者坚信如种族平等的平等主义信条但是在个人层次上厌恶少数民族



隐晦的性别主义

正如隐诲的种族主义的存在,研究表明同样有隐诲的性别主义。例如,Janet Swim和她的同事(1995)已经记录了“现代性别主义”的存在,一种与表3所列的“现代种族主义”类似的偏见形式。和旧式视女人为愚蠢和无能的性别主义相比,现代性别主义的特征是否认性别歧视仍然是一个问题,反对妇女团体,和坚信政府和媒体对妇女的待遇表现太多的关切。

研究也指明性别主义由类似于Irwin Katz (1981)关于“爱恨交织种族主义”理论所描述的爱恨交织所标明。根据Peter Glick 和Susan Fiske (1996, 2001) ,“爱恨交织性别主义”包括两个不同但又相关的成分:(1)敌意的性别主义,包括对妇女的负面态度;和 (2) 善意的性别主义,一种提供给选择传统性别角色的妇女保护和爱护的侠义的意识形态。因为善意的性别主义可能表面上看来不是偏见而是正面的态度,它可能不被注意到甚至妇女自己会使它永存不朽(Glick et al., 2000). 然而,在正面刻板印象的情况下,善意的性别主义绝非无害。它不仅仅限制了妇女的自由和鼓励其对男性的依赖,而且存在于妇女中的善意的性别主义意味着妇女经常同时扮演着囚犯和守卫的角色。


上一页
27之第 10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