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见的心理:概观

来自直接经验的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不仅源于大众媒体,还源于直接的经验。虽然一些刻板印象建立在事实基础上(例如,男人比女人平均来说更具有侵略性的事实),许多却是来自于在其它方面合适的思考模式的扭曲。为了说明这个观点,试做下面的练习:环顾四周5到10秒钟然后记下你周围环境中的事物。接着,在你仔细的观察了你的周围环境之后,闭上你的眼睛,回忆你所注意到的所有事物。在你花一些时间试做这个练习之前别往下读。

你回忆看见了什么?如果你像大部分人一样,你所注意到的项目是环境中最明显的物体-突出的,大的,多彩的,或者在某些方面引人注意的物体。当我们观察我们的环境,我们并不是对每一个元素都给予同样的重视;事实上,我们有高度的选择性。甚至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我们以一种给予最明显的事物最多的注意力的方式来自动过滤我们所看到的一切。

在正常情况下,这种自动过滤是非常有益的。毕竟,哪一个更值得去注意呢?是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或是路边的一块卵石?就如同分类思维方式,我们集中注意力于明显刺激物使得我们更有效的处理大量的信息。然而也如同分类思维方式,我们对明显刺激物的专注可能导致认知上系统性的扭曲,并且,有时,导致偏见和刻板印象。

Loren Chapman (1967) 所做的一个试验显示明显刺激物如何扭曲人所做的判断。Chapman把一系列成对的词语,例如熏肉老虎,投影到受试者面前的屏幕上。 例如,在一个典型的系列中,屏幕左边的词语是熏肉狮子,或者,而右边的词语是老虎,或者笔记本。Chapman平衡了这些成对的词语使每个左边的词语和每个右边的词语都能以相同次数出现,但是他发现当受试者被要求评估不同词语的频率时,他们报告看见了错觉的相互关联。例如,人们预计当熏肉出现在左边,和它并列出现的平均时间占百分之四十七。同样的,受试者认为当狮子在左边,老虎是与它并列出现最频繁的一个词语。

尽管错觉的相互关联能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发生,一个关键因素是特殊的组合比其它组合更容易被记住(Hamilton, Dugan, & Trolier, 1985; Mullen & Johnson, 1990). 在Chapman的研究例子中,一些成对的词语因为两个词语在主题上有关联而显得突出。但是当罕见的事件或因素互相组合,特殊性也会增加-一个有时候会导致刻板印象的结果。

这种联系在一项试验中得到了阐明,人们被呈现一些描写两组中其中一组成员的行为的简短陈述:“甲组”或“乙组” (Hamilton & Gifford, 1976). 甲组的成员是乙组的成员的两倍,但是在陈述里描绘正面和负面行为的比例在每一组都是一致的。在这些陈述里大约百分之七十的时间是在描写一种正面的行为(如,“去医院探望生病的朋友”),而大约百分之三十的时间是在描绘一种负面的行为(如,“一直在谈论他自己和他的问题”)。换句话说,最罕见的-因此,最特殊的-陈述描写的是少数民族群体的负面的行为(乙组)。

在这些情况下,人们严重的高估了少数民族负面行为的频率。如表4粗体字所示,受试者想起百分之五十二的负面行为来自乙组,即使实际比率仅是百分之三十三。此外,后来的研究也显示当独特组合与负面行为相关,并且与事先存在的刻板印象一致的时候,这种错觉的相互关联特别显著(Hamilton & Rose, 1980; Mullen & Johnson, 1990).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寻常组合的显著性能够强烈的加强对少数民族的刻板印象。

表4:错觉的相互关联的一个例子

 陈述内容 甲组 乙组 总数
  陈述里的实际分配  
 正面的行为 18 (67%) 9 (33%) 27 (100%)
 负面的行为 8 (67%) 4 (33%) 12 (100%)
  陈述里的认知分配  
 正面的行为 17.5 (65%) 9.5 (35%) 27 (100%)
 负面的行为 5.8 (48%) 6.2 (52%) 12 (100%)

注释:这个表格是基于Hamilton 和Gifford (1976)的一项研究的资料。尽管12项负面的行为的陈述只有4项与乙组有关(少数民族组),受试者之后想起,比起甲组(平均值=5。8),更多负面的行为来自于乙组(平均值=6。2)。


上一页
27之第 17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