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见的心理:概观

内部团体的偏袒

当大多数人想到种族歧视和其它形式的偏见,他们想象的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负面感觉。尽管这种状态肯定会发生,1970年代以来的研究已经发现许多群体的偏见,与对其他群体的负面感觉相比,更多的是偏袒自己群体的一种功能。正如Marilyn Brewer(1999, 438页)在她对研究所得出的证据摘要中写到,“根本来说,许多歧视与偏见的形式可能不是因为对外围团体的恨,而是对内部团体保留诸如崇拜,同情,和信任等正面的情绪所产生。”人们对自己群体偏袒的倾向,被称为“内部团体的偏好”,已经在世界各地的许多文化中发现(Aberson, Healy, &Romero, 2000; Brewer, 1979, 1999)。

对内部团体的偏好一个最令人吃惊的层面是它非常容易被引发。这个发现被记录在由Henri Tajfel(1970,1981)在英国布里斯托尔所做的一系列试验中。Tajfel和他的同事发明现在被称作的“最小群体程序”-一种根据最少量的信息(例如,偏爱一种绘画而不是另一种,或者投掷铜板)把以前从未谋面的人们划分成不同的群体的实验技术。Tajfel发现建立在任何差异上的群体都有内部团体偏好的趋势。在被划分到不同群体的短短几分种内,人们倾向于认为自己的群体比别的群体更为优秀,他们不停的试图去维持超过其它团体的优势。有一项研究甚至发现当参与者被给予表2的奖赏矩阵时,他们倾向于选7比1点的内部团体/外围团体的奖赏分配,而不是12比11点的分配,他们为了保持比外围团体相对较高的优势而否定自己组员5点(7点而不是12点)(Allen & Wilder, 1975; Wilder, 1981)。

表2: 在最小群体研究中的奖赏矩阵例子

_____组 组员号码_____ 7
1
8
3
9
5
10
7
11
9
12
11
13
13
14
15
15
17
16
19
17
21
18
23
19
25
_____组 组员号码_____


注释:参与者在Allen和Wilder(1975)的一个研究里被给予一个点与钱数相应的矩阵。他们的任务是选择上图的13个选项(例如7点给自己组员和1点给外围团体的成员)之一,把点数分配给自己群体(顶排)的成员和外围团体(底排)的成员。

虽然内部团体偏好如此容易的发展似乎有点不寻常,这些发现与显示社会结合和吸引可以在似乎微小的特质的基础上形成的研究是一致的。例如,一项研究发现当人们得知他们的生日与另一个人相同时,他们更容易彼此合作。(Miller, Downs, & Pretice, 1998).甚至在一些重要的生活决策中-如选择去爱谁,在那里居住,和追求什么样的职业-都会被相对微小的相似性所影响。在一系列精心策划的研究中,Brett Pelham和他的同事(Pelham, Jones, Mirenberg, & Carvallo, 2002; Pelham, Mirenberg, & Jones, 2002)发现和预期的机率相比:

  • 女人倾向于和她们(结婚前)姓氏的第一个字母相同的男人结婚。

  • 人们倾向于住在含有他们生日数字的城市里(例如,在3月3日出生的人更有可能住在密西根,三河市。

  • 命名为路易士的人更有可能住在圣路易士, 命名为保罗的人更有可能住在圣保罗, 命名为海伦的人更可能住在圣海伦, 而命名为玛丽的更可能住在圣玛丽.
Pelham和他的同事用“隐含的自我中心主义”或者一种潜意识偏爱与自己相关的事物来解释这些结果。根据Pelham,虽然字母和数字的偏爱可能看上去微不足道,但是因为它们和人的自我概念和身份的联系,这种偏爱在心理上非常有意义。和这个解释相同,对内在自我中心主义的实验室研究已经发现,当自尊甚高的人遇上对他们自我概念的打击时,他们表现出对他们名字里的字母以及生日里的数字更多的偏爱,好象借此来重建自我价值(Jones, Pelham, Mirenberg, & Hetts, 2002).


上一页
27之第 7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