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見的心理:概觀

偏見的隱誨形式

正如這個簡短的概觀所顯示,偏見的根源有很多種。一些已被最深刻並且最密集研究過的根源包括如右翼權威主義和社會支配取向的人格因素,人類分類思考傾向的認知因素,自尊需要的動機因素,和內部團體不公平的歸咎於外圍團體行爲的社會因素。對這些因素的研究建議,偏見的態度並不局限於少數病態或誤入歧途的人。事實上,偏見是人類正常功能的一個産物,而且所有的人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響。

但是還是有可以樂觀的原因;從歷史的角度看,毫無疑問許多偏見和歧視惡毒的迹象都在沒落。納粹德國和大屠殺,合法的奴隸制度,三K黨處私刑的日子都已經過去了。世界各地絕大多數婦女不能投票選舉或者參與政治事務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在許多國家,多元文化與多樣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被廣泛接受,由急劇流行的世界音樂和國際烹飪,文化歷史和遺産慶祝,和歷史上被歧視的群體如殘疾人士,原住民和土著,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等擁有更大的民權可以證明。

在回應這些變化時,心理學的研究人員逐漸的把他們的注意力由明顯的偏見形式轉移到更加隱誨的表現形式(Crosby, Bromley, & Saxe, 1980; Page, 1997). 這種重心的轉變並不意味著傳統的偏見表現形式已經消失,更確切的是,當代的偏見形式通常難以覺察,可能甚至不爲懷有偏見的人所知。

隱誨的種族主義

自從1970年代以後,研究人員研究了幾種相互關聯的隱誨的種族主義形式(見表3的概要)。這項研究的中心焦點是白人對黑人的偏見,儘管每一種隱誨的種族主義形式都有不同的特徵,結果都一致的指向同一個方向:白人最有可能表現出反對黑人的偏見,如果這種偏見能夠被合理的否認掉(對自己和對他人)。

工作面試 例如,研究已經發現,資格不明確的黑人求職者和黑人大學申請者最可能面對偏見,但資格明顯的強或弱的黑人較不可能面對偏見(Dovidio & Gaertner, 2000; Hodson, Dovidio, & Gaertner, 2002). 同樣的,一項關於服從權威的研究發現,白人受試者在選擇求職者進行面試時歧視求職者,但僅在被權威人士指示他們這麽做時才如此-一種能讓他們否認個人責任和偏見的情況(Brief, Dietz, Cohen, Pugh, & Vaslow, 2000). 在這個相當令人不安的研究中,大約有一半的受試者收到一封來自公司總裁的假信:
我們機構嘗試按照我們代表的性格特徵和他們將要服務的居民的性格特徵相配的程度來指定代表。你們所選的代表將要被指定的地區含有相對較少的少數民族成員。因此,在這種特定的情況下,我認爲你不雇用任何一個少數民族的成員是非常重要的.(80頁)

收到這封聲明的受試者選取參加面試的黑人申請者的數量比未收到此聲明的受試者選取的一半 還要少。這個底線是:在允許人們表現出無偏見的歸因曖昧的情況下,即使是“隱誨的”種族主義形式也能夠給少數民族造成重大的損傷。

表3。隱誨種族主義的形式

名稱 主要索引 主要特點的描述
象徵種族主義 Kinder & Sears (1981); McConahay & Hough (1976); Sears (1988) 象徵種族主義者拒絕舊式的種族主義但仍間接的表現出偏見 (例如,反對幫助少數民族的政策)
愛恨交織種族主義 Katz (1981) 愛恨交織種族主義者體驗對受烙印的少數民族群體的正面和負面情感的衝突
現代種族主義 McConahay (1986) 現代種族主義者視種族主義是錯誤的,但是認爲少數民族作出不公平的要求或者得到太多的資源
厭惡種族主義 Gaertner & Dovidio (1986) 厭惡種族主義者堅信如種族平等的平等主義信條但是在個人層次上厭惡少數民族



隱誨的性別主義

正如隱誨的種族主義的存在,研究表明同樣有隱誨的性別主義。例如,Janet Swim和她的同事(1995)已經記錄了“現代性別主義”的存在,一種與表3所列的“現代種族主義”類似的偏見形式。和舊式視女人爲愚蠢和無能的性別主義相比,現代性別主義的特徵是否認性別歧視仍然是一個問題,反對婦女團體,和堅信政府和媒體對婦女的待遇表現太多的關切。

研究也指明性別主義由類似於Irwin Katz (1981)關於“愛恨交織種族主義”理論所描述的愛恨交織所標明。根據Peter Glick 和Susan Fiske (1996, 2001) ,“愛恨交織性別主義”包括兩個不同但又相關的成分:(1)敵意的性別主義,包括對婦女的負面態度;和 (2) 善意的性別主義,一種提供給選擇傳統性別角色的婦女保護和愛護的俠義的意識形態。因爲善意的性別主義可能表面上看來不是偏見而是正面的態度,它可能不被注意到甚至婦女自己會使它永存不朽(Glick et al., 2000). 然而,在正面刻板印象的情況下,善意的性別主義絕非無害。它不僅僅限制了婦女的自由和鼓勵其對男性的依賴,而且存在於婦女中的善意的性別主義意味著婦女經常同時扮演著囚犯和守衛的角色。


上一頁
27之第 10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