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見的心理:概觀

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

一位穿著泳裝的女人參加數學考試 一旦刻板印象被學會-不管是從媒體,家庭成員,直接經驗,或是別的地方-有時它們會自己擁有生命並且成爲“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 (Skrypnek & Snyder, 1980). 正如先前所討論的,這種情況可能發生的一種方式是人們經歷了降低他們表現的刻板印象的威脅。當被刻板印象化的人感覺不自在或者不夠格的時候,刻板印象也會變成自我永存的形式。例如,對自我物化的研究發現當女人穿著泳裝來參加一個困難的數學考試時,她們比穿著平常服裝的女人表現得要差,而男性則無這種表現上的落差(Fredrickson, Roberts, Noll, Quinn, & Twenge, 1998). 甚至潛意識的啟動也能夠導致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例如,當上了60歲的人們被潛在的暴露於如衰老的,無能的,老人失憶症的詞語時,他們表現出失去記憶的徵狀(Levy, 1996).

在一個關於煽動是如何能夠導致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的戲劇性證明中,Mark Chen 和 John Bargh (1997)把白人學生潛意識的暴露於從流行雜誌選出的白人或黑人男性的面孔。然後,一旦隱含的種族刻板印象被啟動了,學生們與另一個沒有被暴露于任何一張面孔的白人學生配對,而且這一對被要求一起玩一個遊戲。結果顯示:(1)與被展示白人面孔的學生相比,被展示黑人面孔的學生之後在遊戲中表現出更多的敵意(與黑人有敵意的種族刻板印象一致),和(2)這種敵意反過來帶領未被暴露的夥伴反應出增加的敵意。一個令人不安的結論是:僅僅只靠觀看黑人面孔,白人的行爲可能被引出源於黑人的敵意。

自我永存的運作也被記錄在女人和男人的交往之中。或許目前最知名的實驗大概是由Mark Snyder, Elizabeth Tanke, 和Ellen Berscheid (1977) 所發表的。在這個研究中,當一對男女經由電話去認識時彼此的談話被錄音十分鐘(男人和女人的聲音被分開錄音以供日後分析)。但是在不被女人所知的情況下,男人先看到從八張女人的相片中隨機選取的一張假裝是他們的夥伴的相片-這樣他們可以有“一個他們談話對象的心裡影像”。事實上,四張相片是先前被評為非常有吸引力的女人,四張相片是被評為沒有吸引力的女人。所以,有些男人被操縱以為他們的談話對象是外表有吸引力的女人,有些男人被操縱以為他們的談話對象是沒有吸引力的女人。

毫不奇怪,當獨立的評估員之後聆聽這些談話中男性的錄音時,認爲他們在與漂亮迷人的女性交談的男性,被評價爲比認爲他們在與不吸引人的女性交談的男性更善於交際,性感熱情和寬容,外向,和幽默。對女性錄音的評價更爲有趣。大概是對不同的男性行爲的回應,最初被認爲漂亮迷人的女性事實上聽起來是比最初被認爲沒有吸引力的女性更加刻板印象化的吸引人,儘管她們的男性夥伴的偏見是被隨意引發的,與她們外表實際上如何吸引人並無任何關係。使得這些結果值得注意的是男性的想法對女性行爲有如此強的影響力以至於外界的評估者都能夠聽出差別-雖然這些聽者對實驗假設或女性的吸引力毫無所知。


上一頁
27之第 18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