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見的心理:概觀

從目標者的觀點來看偏見和歧視

傳統上,對偏見和歧視的心理研究集中在多數民族群體成員的態度和行爲上。當女性,少數民族成員,或者其他歧視的目標者被捲入的時候,他們的角色經常被置於外圍-或者是偏見的對象(如,一個引發含有偏見反應的研究助理),或者是回應其他人的偏見的人(Shelton, 2000). 但是,從1990年代起,研究人員開始放更多的注意力在女性和少數民族身上,把他們視作選擇和影響他們所在環境的主動行為者(Crocker, Major, & Steele, 1998; Feagin, 1994; Swim & Stangor, 1998).從這項研究得出的結果已經在許多方面豐富和擴大了這個領域。

把目標者的觀點包含在研究中的一個明顯的好處是它給人與人之間和社會團體之間的偏見,刻板印象,和歧視等提供了更加全面的瞭解。例如,當Joachim Krueger (1996)研究黑人和白人的個人信念時,他揭露了一個雙方都持有的誤解:兩個群體的成員都低估了另一方喜愛他們的程度。事實上,Krueger發現黑人和白人各自想著,“我們喜歡他們,但是他們不喜歡我們,”一種給誤解,懷疑,和衝突搭建舞臺的信念。同樣的,當Charles Judd和他的同事研究在美國的黑人和白人學生的種族態度時,他們發現了一個可以導致社會團體衝突的關鍵差異。黑人學生傾向於把種族視作他們身份的一個重要而且正面的部分,而白人學生則傾向認爲與種族相關的課程和節目加強了分離主義(Judd, Park, Ryan, Brauer, & Kraus, 1995).要在這種分隔上架橋,每一邊在平衡多元文化主義和無色主義的目標時,必須意識到這些觀點上的不同。

血壓測量 研究目標者的觀點的另一個好處是,它産生了關於暴露於偏見和歧視對心理和健康的影響的資訊(Clark, Anderson, Clark, & Williams, 1999).例如,研究顯示,黑人經歷的歧視和自我報告的不良健康狀況,較差的心理健康,和在前一個月臥床病假的日子相關(Williams, Yu, Jackson, & Anderson, 1997).研究也發現當他們置於刻板印象威脅的情況下(Blascovich, Spencer, Quinn, & Steele, 2001),或者暴露於種族主義的事件或態度時(Armstead, Lawler, Gorden, Cross, & Gibbons, 1989; McNeilly, 1995), 黑人的血壓升高,而且這種血壓的上升在報告接受而不是挑戰這些不公平待遇的黑人勞工階層身上特別高(Krieger & Sidney, 1996).在後一項研究中,血壓的差異在某些情況下與缺乏運動,吸煙,和不健康的飲食等情況相同或更大。


上一頁
27之第 21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