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見的心理:概觀

減少偏見和歧視

在1973年9月24日,一名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印第安酋長,身穿王袍,在羅馬登陸並且宣稱擁有義大利的主權,就如克里斯多福·哥倫布大約500年前通過“發現權”宣佈擁有美洲大陸一樣。“我宣佈今天是發現義大利日,”他說道。

一位美國印第安人發現義大利 酋長問道“當幾千年來一直有人居住在美洲大陸,哥倫布有什麼樣的權利去發現它?那麼我就有著同樣的權利現在來義大利並且宣佈發現你的國家。”

雖然紐約時報指這個宣言是“荒誕無稽的” (Krebs, 1973),但是該報紙的批評反而幫助解釋了這位酋長的觀點:當這個國家長時間以來有別的人居住,通過“發現權”來宣稱對這個國家的佔有是荒誕無稽的。這名酋長在他的宣稱中所作的是,轉變人們的觀念並且邀請他們從美國印第安人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

對同理心和角色扮演的研究顯示這種觀點的翻轉能夠減少偏見,刻板印象,和歧視(Batson et al., 1997; Galinsky & Moskowitz, 2000; McGregor, 1993; Stephan & Finlay, 1999). 的確,不論參與者的年齡,性別,和種族,訓練同理心的活動似乎能減少偏見。(Aboud & Levy, 2000).另外,同理心有比較容易運用在多種情況下的實際優點。要成為對偏見的目標者有更多同理心的人,一個人唯一需要做的是,考慮問題如:在那種情況下我會有什麼樣的感受?,他們現在有什麼樣的感受?,或者爲什麼他們那樣做?角色扮演的練習也被用來練習對偏見的意見有效的回應 (Plous, 2000).

另一個有力的減少偏見和歧視的方法是制定強制公平待遇的法律,法規,和社會規範(Oskamp, 2000).在心理學中,“規範”是特定情況下對可以接受的行爲的期望和規則,研究表明即使只是一個人對反偏見規範的公開支持,也足夠影響其他人向這個方向移動(Blanchard, Lilly, & Vaughn, 1991).此外,對反同性戀和反黑人偏見的研究發現個人對反偏見規範的支持能夠左右懷有高度偏見以及那些懷有中度和低度偏見的人們的意見(Monteith, Deneen, & Tooman, 1996).當它關係到內部團體成員時,規範的資訊尤其有力和持久。例如,當白人學生在一項研究中被告知他們的同學比他們想像的懷有更少的種族歧視觀念,一個星期後這個規範的資訊仍會繼續産生降低偏見的效果(Stangor, Sechrist, & Jost, 2001).

當人們意識到他們的價值,態度,和行爲的矛盾時,甚至可能對減少偏見有更長期且持久的效果。例如,Milton Rokeach (1971) 發現,當學生們大約花半小時思考他們的價值,態度,和行爲與理想的社會公平原則之間的矛盾,一年之後他們表現出對民權更強烈的支援。這些結果與認知失調理論是一致的,該理論假定(1)持有心理上不調和想法的行爲産生一種內在不適,或者失調的感覺,和(2)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人們試圖避免或減少這種失調的感覺(Festinger, 1957).根據這個分析,在Rokeach研究中的學生懷有如“我支持社會公平”和“我從來沒有捐獻過時間或金錢給民權組織”的矛盾的想法,並且通過尋求增加對民權的支持來減少這種失調的感覺。其他研究人員使用與失調相關的技術來減少反同性戀,反亞洲人,和反黑人的偏見(Hing, Li, & Zanna, 2002; Leippe & Eisenstadt, 1994; Monteith, 1993).


上一頁
27之第 23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