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Prejudice
Understanding Prejudice
Return Home

Reading Room

Exercises and Demonstrations
Multimedia Center
Teacher's Corner
Directory of Experts
Organizations
Links on Prejudice
About Us
Privacy Policy
Contact Us

Reading Room
偏見的心理:概觀

同化與對比

分類思維方式的一個有趣和重要的結果是它傾向於扭曲認知。典型的是,這些扭曲以將類別內的差異減至最低(同化)和誇大類別間的差異(對比)兩種形式出現。例如,當Joachim Krueger和Russell Clement (1994)讓人們估計附近一個城市每天的氣溫,他們發現11月15號和11月23號(同在“11月”的日子)的氣溫估計差距比11月30號和12月8號(兩個不同月份的日子)的氣溫估計小。兩段時間都相隔8天,而事實上這個城市在後者的氣溫變化並不比前者大-只是看起來更大,因爲12月份的氣溫,平均而言,不同於11月份的氣溫。

在這個關聯中,Myron Rothbart和他的同事講述了一個古老的猶太人故事,有一個農民,他的農場位於波蘭和俄羅斯的邊界上,而那裏的邊界線隨著每一次國際爭論而不停改變:

這位農民不知道從一年到下一年他的農場是在俄羅斯還是波蘭,於是他終於請了一個測量員來解決這個疑惑。經過幾個星期的辛苦評估之後,這位測量員最後宣佈農場位於波蘭境內。“感謝上帝,”農民解除憂慮的大叫,“現在我將不用再忍受俄羅斯的冬天了!”(Rothbart, Davis-Stitt, & Hill, 1997, 123頁)。

撇去故事的幽默性不談,我們在相當廣泛的領域內都觀察到同化和對比的效應,包括線條長度的估計,講話聲音的判斷,對臉部的印象,和態度的評估(Brown, 1995; Tajfel & Wilkes, 1963). Robert Goldstone (1995) 甚至在顔色的辨別中發現了同化效應。在這個研究中,學生們被展示一系列從大紅色到大紫色的字母和數字。結果顯示即使一個字母和數字顔色一模一樣,學生們仍然認爲該字母的顔色與其他字母的顔色相似,而該數字的顔色與其他數字的顔色類似(例如,在下面的圖表中,他們看見“L”字比色調完全一樣的“8”更紅一些)。

取材自 Robert Goldstone (1995) 的圖

圖2。 在一項關於辨別顔色的研究中,Robert Goldstone (1995)發現上圖的“L”被認爲比“8”更紅,儘管“8”和“L”事實上在色調上是完全一樣的。該圖的複印得到了Blackwell 出版公司的許可。

關於偏見,這項研究的涵義在於團體內部的差異易於減至最低,而團體之間的差異易於被誇大。此外,如果這些差異與衆所周知的刻板印象一致,那麽認知上的扭曲可能會很難改變。例如,在一項研究中,受試者即使在備受鼓勵的情況下也不能夠打破性別的刻板印象(Nelson, Biernat, & Manis, 1990). 在這次實驗中,人們被要求從一系列照片中判斷各種各樣的男人和女人的身高。每一張照片只顯示一個人,受試者被告知:

在這本小冊子裏,男人和女人的身高實際上是一致的。我們已經把圖片裏男人和女人的身高相互匹配。即,對於每一個特定身高的女人,在這個小冊子的某處會找到一個同樣身高的男人。因此,爲了使得身高的判斷儘量的準確,請嘗試獨立判斷每一張照片;而不要依賴個人的性別(669頁)。

儘管這些指示和給作出最準確判斷的人50塊錢的現金獎勵,人們還是認爲男性平均比女性高出幾英寸。換句話說,他們不能或者不願不理“男性”和“女性”的分類,認爲男人高於女人的看法普遍存在。


上一頁
27之第 5頁
下一頁